科研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 海淀教研网首页 > 科研动态()

质量评估关键在制度设计

    

质量评估关键在制度设计——关注幼儿园质量评估

 来源:《中国教育报》2014年5月25日    发表时间:2014-06-30   阅读次数:112   作者:南京师范大学教科院 王海英

   只有在制度上进行了系统设计,在技术上达到了娴熟运用,且在评价过程中坚决摒弃标准主义、管理主义、技术主义、功利主义等弊端,树立动态的、过程的、弹性的、引导儿童与教师发展的质量评价观,幼儿园质量评估才能走出目前的困境而更具有效性。 
  自2010年《国务院关于当前发展学前教育的若干意见》提出“建立幼儿园保教质量评估监管体系”后,幼儿园保教质量的评估监管再次进入人们的视野,成为教育理论研究、行政管理部门、幼儿园共同关注的课题。从理论上说,一个完整的国家教育质量监测体系包含3个组成部分:机构设置、评估制度和实施程序。 
  从逻辑上来看,幼儿园评估制度包括彼此相连的5个要素:评估目的、评估主体、评估内容、评估方式、评估效用,分别回答了为什么评价、谁来评价、评价什么、怎么评价、评价了怎么用。只有在思想上达成了高度共识,在制度上进行了系统设计,在技术上达到了娴熟运用,且在评价过程中坚决摒弃标准主义、管理主义、技术主义、功利主义等四大弊端,树立动态的、过程的、弹性的、引导儿童与教师发展的质量评价观,幼儿园质量评估才能走出目前的困境而更具有效性。 
  为什么评? 
  我国目前的幼儿园质量评估基本上建立在管理主义的立场上,一些地方把幼儿园质量评估简单等同于幼儿园等级评估,并进一步把等级评估庸俗化为划拨等级创建经费、升级奖励经费、改革示范区、提高幼儿园收费标准的依据。在这样的等级评估中,评估成为了手段,而非目的,其工具性价值被过度放大,其本体性价值被严重忽视。由此,等级评估成为一场能够给政府官员、幼儿园、参评专家带来经济利益、政治利益的消费盛宴。于是,造假、突击、寻租等各种评估丑态应运而生。 
  从发展主义的立场来看,评估的目的是为了形成质量意识、引导教育行为、强化质量管理。如果“心中只有标准,眼中无存儿童”,或评估只为提高收费,评估只为提升政绩,那么,这样的评估进行得越多,毒害就会越深,消费色彩越浓。只有“以评促建”、“以评促变”,质量评估才能回归其本来目的。 
  谁来评? 
  在深化教育领域综合改革的今天,推进管、办、评分离是教育改革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但当前,一些地方政府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在幼儿园等级评估中,评估主体几乎都具有官员身份,或者是官方色彩。 
  从管办评分离的视角来看,幼儿园质量评估的主体应该超越行政立场,回归社会和专业本位,借助第三方,如大学、科研院所、民间行业组织的专业优势,通过政府购买或委托的方式来进行,以保证评估的客观公正、有效自律。上海浦东新区在民办园财务监审、民办三级幼儿园质量监测上都充分利用了各类第三方平台,达到了“强强联合”的效果。 
  评什么? 
  “评价什么”涉及到评价标准、评价指标的建构。从学理上来看,一套完整的幼儿园质量评价指标,应该包括结构性质量指标、过程性质量指标与结果性质量指标三个方面。我国目前的幼儿园等级评估基本上采用的是结构性指标和有限过程性指标,这就使得评估带有了太多硬约束,如班额大小、生均活动场地面积、生均玩具和图书数量、生均大型运动器械数量、生均生活设施数量等。 
  实事求是地看,许多地区目前通行的质量指标充其量也只是等级评估指标,与关注基本结构性质量、突出过程性互动的质量指标体系还相差甚远。不仅如此,即便我国现在已经拥有了完备的幼儿园质量评估指标体系,也不意味着我国的质量评估探究已经完成。质量指标不是僵化不变的,更不是一劳永逸的。在质量评估指标体系的建构上,我们既要超越“标准主义”的立场,摒弃“标准崇拜”的奴性心理,也要突破静态主义的思维,以一种开放、弹性的心态对待标准。在过程性质量评估指标建构上,要多多借鉴美国的课堂互动评估系统,引导教师对照指标更新自己的教育行为,起到以评促改的根本目的,扎扎实实地推进教育质量在实践层面的变化。 
  怎么评? 
  我国目前的大多数等级评估基本上遵守着“标准主义”的逻辑和“技术主义”的倾向,在评估时对照标准一一打分,最后折算出幼儿园等级评估总分。在这样的操作程序下,其暗藏的哲学假设便是:标准是客观、绝对、至高无上、不容置疑的。不仅如此,我国现在常用的评估方式是严格初次评估,弱化年检复评。倘若幼儿园一次评估升级成功,便高枕无忧、动力缺失。 
  与动态主义的评价观相对应,在评价方式上,幼儿园质量评估应更看重过程,多开展跟踪性评估,以使幼儿园明确质量管理的努力方向,全面提升幼儿园教育品质。上海浦东新区在进行幼儿园质量评估时采用了“飞行检查”的方式,通过不定期的质量督导来动态呈现幼儿园在某一个发展周期内的质量状况,最大限度地化解了一评定终身的弊端,敦促幼儿园时刻关注质量提升,时刻反思质量差距。 
  评了怎么用? 
  目前,我国的等级评估结果功利性色彩较强,通过上等级、贴标签,不仅幼儿园获得了经济利益,官员获得了管理政绩,家长拥有了特殊面子。而且,一个地方的优质园数量与比例的提升还直接能提升地方形象,获得全国幼儿教育改革示范区、先进县等称号,挣足面子。这多方利益的潜在诱惑也许正是教育部门乐于给各类幼儿园贴标签的幕后推手。 
  很显然,从某种程度上说,通过评估给予幼儿园财政补助、财政奖励只是一种行政思维,是一种管理控制,它本意不在普及质量意识、推进质量管理、提升教育行为、促进儿童发展。在美国当下采用较多的课堂互动评估系统评价过程中,其应用价值更多被定位于为教师的专业发展提供支持,即教师通过接受专业的课堂互动评估系统的培训,了解师幼互动的具体内容,辨识高质量师幼互动的核心特征,以此来引领自己的教育行为。课堂互动评估系统的评估指标不仅引导幼儿教师反思自身,更把质量监控权、评估权还给教师课堂互动评估系统,充分尊重了幼儿教师的专业自主性。

海淀教育科学研究所 发表于2014.07.11 1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