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读史札记·历史的视角与历史的共识]
[下一篇:读史札记·城邦里的个人]

读史札记·苏轼的高考作文

[ 2017.02.17 21:05 | 作者:赵文龙 | 出处:原创 | 天气:晴 | 字体

嘉祐二年(1057年)苏轼来到东京参加礼部举行的科举考试,写下了后来名传千古的《刑赏忠厚之至论》。苏轼并不是当年科考状元,当时状元姓氏名谁也没有多少人关心。倒是这篇文章当时就引起了主考官的重视,当年的主考官是文坛翘楚欧阳修,阅卷官是梅尧臣,二位都是业界精英,也是众多考生膜拜的男神,特别是欧阳修,在众多考生心中,更是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就是这位宋代的韩荆州,当他读到考生中的这篇《刑赏忠厚论》文章时,大为作者的才华所折服,当即就想定为最佳作文。但又想到自己的学生曾巩也参加了本届科举,这篇文章若是他写的,结果被自己的老师定为最佳传出去难免会引发朝臣的议论,这样的顾虑让这篇本应评为第一的文章就这样阴差阳错地屈居第二了。等到后来苏轼科举考试高中之后按照惯例修书拜见欧阳修时,才真相大白。喜出望外的欧阳修曾对梅尧臣说,“我应该避让一下,好让这个人出人头地,”欧阳公的爱才心切溢于言表。“小荷才露尖尖角”,才思敏捷的苏轼就用这篇高考作文引起了世人的注目。


苏轼这篇高考作文写了什么呢?


先说考试要求。策论题目叫《刑赏忠厚之至论》,宋代科考,策论是重要的考试内容。策论是政论性论文,多是根据儒家经义出题,要求考生就一些问题展开论述,以发表政治见解的时务策论作为考试的主要内容,以便选拔一些通经致用的人才,侧重于考查考生解决问题的能力。这篇文章的题目出自《尚书·大禹谟》“功疑惟重,罪疑惟轻。”考试的要求是考生根据自己理解写一篇文章。命题者为什么要出这样一个题目来测试考生呢?《宋史·苏轼列传》中说,当时文章晦涩怪异的弊习很重,主考官欧阳修想加以改正方时文磔裂诡异之弊胜,主司欧阳修思有以救之),于是就命了这样一道弘扬主流价值观的作文题。“功疑惟重,罪疑惟轻”是仁政思想的一种经典表述,具体是指功劳有疑点,宁可从重奖赏罪行有可疑时,宁可从轻处置,决不能从重从快从严以免造成冤假错案。这实际是儒家所宣扬的统治者在处理人事关系时候需要秉承的一种原则。作为古代准公务员考试的科考这样的题目真正能够考察考生的政治素养。别的考生文章如何史无记载,难以查考,但苏轼这篇文意雄阔的小文却因欧阳修、梅尧臣的赏识也因苏轼的文采得以流传下来。


古人惜字如金,《刑赏忠厚之至论》连标点符号都算上也就670多字,在今天的高考作文中都不算长文,但作者思接千载,将儒家仁政思想阐发的淋漓尽致。文章开篇回顾三代帝王 “爱民之深,忧民之切”“以君子长者之道”待天下的德政,之后叙述西周成康之后周道虽衰依然能够坚持仁政并为孔子所承继。然后话锋一转,用皋陶、四岳与帝尧在刑罚、用人观念上的异同形象地说明“刑赏归于仁”的道理,紧着由形象的叙述转为理性的思辨探讨如何对待刑赏爵禄,怎样 “使天下相率而归于君子长者之道”,最后指出“夫君子之已乱,岂有异术哉?制其喜怒,而无失乎仁而已矣。”文章构思巧妙,夹叙夹议,峰回路转,说理透彻,不仅仅体现了作者高超的文字功底和缜密的逻辑思维能力,更充分展现了作者对传统文化中君子之道的秉持。


一个青年,能够写出这样深刻老成的政论文章,难怪欧阳修和梅尧臣的惊奇,也难怪有人推测是老苏考前把范文教会苏轼、苏辙背诵进考场默写。前一个难怪惊奇是江山代有人才出,后继有人的喜悦,而后一个推测则是历史的无知和对前人的亵渎,且不说对宋代考试制度无知,单单是联合作弊这样的现代高考丑闻穿越到三苏身上就已经是可笑之极了,老苏能写这样的锦绣文章老苏为何不自己亲自去考,难道有年龄限制?《刑赏忠厚之至论》的倡导君子仁厚温润如玉,如果说我们的文化传统有思想精华的话,这难道不是值得提倡吗?这样的思想在我们这个现实的社会中不是也常常缺失吗?


18世纪法国启蒙思想家孟德斯鸠有一本有名的著作叫《论法的精神》,论述了分权制衡的思想,《刑赏忠厚之至论》也是论法的精神,是11世纪年轻苏轼的论法的精神。其观点自然不会像西方那样摩登,但“立法贵严而责人贵宽”,这样以人为本的仁厚却有其历史的合理性,充分体现了苏子瞻的政治理念。这样理念就写在了科举考试的作文卷子里,写在通向国家干部考试的仕途门口,在古代读书人学而优则仕,在掌握权力之前的考场上,苏轼的回答也算是年轻人在选择自己职业的一种理性思考吧。更为难得的是在苏轼以后的人生旅途中,我们也常常会看到这样的理念是如何影响了苏学士的一生。


客观地说,苏轼的成就,以诗词见长,文并不多。治国理政似乎也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但从他的高考作文中,可以看出,即使没有诗词,苏学士的文章一样流传后世。之所以流传,不是华丽的辞藻而是泽被后世生生不息的思想。这种思想不仅仅体现在这篇高考作文之中,也在杭州西湖的苏堤里,甚至在饭桌上的东坡肉里,仁厚君子温润如玉,这样的思想与他的文采相遇,自然会擦出了文学史上璀璨的火花,照亮了历史幽暗的夜空。其后来的成就,从这篇高考作文之中难道看不出后来的端倪吗?


不多说了,最后还是让我们体味一下苏学士的温暖吧。


有一善,从而赏之,又从而咏歌嗟叹之,所以乐其始而勉其终;有一不善,从而罚之,又从而哀矜惩创之,所以弃其旧而开其新。可以赏,可以无赏,赏之过乎仁;可以罚, 可以无罚,罚之过乎义。 过乎仁,不失为君子; 过乎义,则流而入于忍人。故仁可过也,义不可过也。


 


附录:刑赏忠厚之至论


    尧、舜、禹、汤、文、武、成、康之际,何其爱民之深,忧民之切,而待天下以君子长者之道也!有一善,从而赏之,又从而咏歌嗟叹之,所以乐其始而勉其终;有一不善,从而罚之,又从而哀矜惩创之,所以弃其旧而开其新。故其吁俞之声,欢忻惨戚,见于虞、夏、商、周之书。成、康既没,穆王立而周道始衰,然犹命其臣吕侯,而告之以祥刑。其言忧而不伤,威而不怒,慈爱而能断,恻然有哀怜无辜之心,故孔子犹有取焉。


传曰:赏疑从与,所以广恩也。罚疑从去,所以慎形也。当尧之时,高陶为士,将杀人,皋陶曰杀之三,尧曰宥之三。故天下畏皋陶之法之坚,而乐尧用刑之宽。” 四岳曰: “鲧可用。尧曰:不可。鲧方命圮族。既而曰:试之。” 何尧之不听皋陶之杀人,而从四岳之用鲧也?然则圣人之意,盖亦可见矣。《书》曰:罪疑惟轻,功疑惟重。与其杀不辜,宁失不经。呜呼!尽之矣。可以赏,可以无赏,赏之过乎仁;可以罚, 可以无罚,罚之过乎义。 过乎仁,不失为君子; 过乎义,则流而入于忍人。故仁可过也,义不可过也。
    
故者赏不以爵禄,刑不以刀锯。赏之以爵禄,是赏之道行于爵禄之所加,而不行于爵禄之所不加也;刑以刀锯,是刑之威施于刀锯之所及,而不施于刀锯之所不及也。先王知天下之善不胜赏,而爵禄不足以劝也;知天下之恶不胜刑,而刀锯不足以裁也。是故疑则举而归于仁,以君子长者之道待天下,使天下相率而归于君子长者之道,故曰忠厚之至也。


   《诗》曰:君子如祉,乱庶遄已。君子如怒,乱庶遄沮。夫君子之已乱,岂有异术哉?制其喜怒,而无失乎仁而已矣。《春秋》之义,立法贵严而责人贵宽,因其褒贬之意以制赏罚,亦忠厚之至也。

分类:其他| 部落: | 评论:0 | 引用通告 | 阅读次数(1753)

Tags:

您还没有登陆,只有登陆后才可以发表评论,请点击这里进行登陆!!!

导航

归档

日历

作者简介



 姓名:赵文龙
 学校:进修学校
 邮箱:wfyqlang@sina.com
 公告:相遇是一种缘分深浅皆不论 品茗为几分风雅甘苦须自尝 这厢有礼

最新回复    >>>

统计

  • 访问人数: 人
  • 创建时间:
  • 发表文章:155 篇
  • 上传相片:10 张
  • 回复总数:23 篇
  • 阅读总数:225634 次
  • RSS